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颈椎

2021-12-04



北京大学  胡盈


       二十一世纪是飞快发展的时代,是互联网、大数据的时代,也是让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伏案的生活”的时代,本应在操场追闹嬉戏的少年,被埋在了数不清的书本之下;本应感受丰富多彩生活的青年,在“996”的工作模式下,只有数不清的文件和计划书才是他们最忠实的伙伴;夜以继日的辛勤工作换来的不是到老年时能从繁忙的生活和沉重的压力下抽身而出,享受生活的美好与感动,而是在再挺不起来了的、弯曲的脊背……


       不知你是否因肩酸背痛而烦恼,不知你是否是我国颈椎病大军中的一员,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不同地区颈椎病患病率已到达到8.1%~19.1%,一些特殊人群颈椎病患病率更高,如大学教职工、老年人群、白领人群、公务员[1]等。他们中大多数受颈椎病困扰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颈椎力学失衡,而颈椎退变较轻,症状以肩颈部疼痛为主[2],很少出现严重的病理表现(包括颈痛和颈部发僵、上、下肢放射性疼痛或麻木、甚至于躯干部出现感觉异常,及晚期可出现的肌肉萎缩),故使用”物理疗法”可以有效缓解肩颈部疼痛。


       相信大家在“网上冲浪”时,或多或少都会看到各式各样“颈椎按摩仪”的介绍,购买颈椎按摩仪也成为了越来越多“颈椎病”人的不二选择。在商家的宣传中,小小的按摩仪可以将中低频脉冲、磁疗、红外热灸、枕式牵引四种理疗方式集中在一起,利用传统中医原理,形成一个高效复合能量场,可以舒筋活络,帮助改善颈部血液循环,有效缓解颈部肌肉僵直、疼痛问题。颈椎按摩仪真的这么神奇吗?充斥着市场的各式各样的颈椎按摩仪,价位下起三五十,上至两三千,这些拥有相似外形的小仪器到底为何能卖出截然不同的价格呢?我们又到底要如何选择一款心仪的按摩仪呢?这就要从颈椎按摩仪的原理说起了。


       颈椎按摩仪综合了各基本物理疗法,主要包括热疗、机械刺激和电刺激。热疗分为传导热与近红外和远红外。当颈椎旁有明显压痛,上肢、肩部和颈部伴有明显疼痛和麻木感,颈部稍有活动疼痛感便会加剧时,可以采用祛风湿、活血止痛类中药联合矿物质外用热疗包热敷治疗。将加热的药物和敷料置于身体患病部位,利用温热作用,促使病灶部位血管扩张,血液循环加快,以利于血肿吸收、水肿消散,达到舒筋活络、散痪止痛的目的 [3] 


       但是随着病情的加重,当患者颈部发僵、颈痛加剧,患侧上肢感觉沉重、握力减退,出现放射性疼痛或麻木,并随颈部活动、咳嗽、喷嚏、用力及深呼吸等症状加重,甚至出现血管运动神经的症状,如手部肿胀的患者,近红外、远红外、按摩以及电针都是更为适合的选择。


       近红外是一种电磁辐射波,介于可见光和中红外之间。远红外线波长介于2.5~1000微米之间,有较强的渗透力和辐射力,具有显著的温控效应和共振效应,易被物体吸收并转化为物体的内能。远红外热能传递到人体皮下较深的部分,使深层温度上升,产生的温热由内向外散发,使毛细血管扩张,促进血液循环,强化各组织之间的新陈代谢,增加组织的再生能力,提高机体的免疫能力,调节精神的异常兴奋状态,从而起到医疗保健的作用 [4] 


       机械刺激包括按摩和针刺。穴位按摩是中医传统疗法,可通过刺激人体穴位,舒筋通络、活血散瘀、消肿止痛、滑利关节、整复错缝。以不同的手法连续作用于病变区域皮部、腧穴及经络,所形成的良性刺激能使治疗区域组织产生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变化,促使毛细血管扩张,加快静脉血和淋巴液回流,增强局部皮肤、肌肉和神经末梢的营养;调整神经系统兴奋和抑制的相对平衡,干预伤害性痛觉信息在脊髓中的传导,延长痛敏反应时间,抑制疼痛;松解组织粘连,缓解受累颈脊神经分布区域肌肉疲劳和痉挛;纠正小关节紊乱,改变突出物的位置,改善神经根与周围组织的关系,解除或减轻神经卡压、嵌顿;促进局部炎性物质吸收,改善病变组织水肿、缺氧状态;恢复颈部生物力学平衡,提高颈椎的稳定性 [5] 


       如果大家关注中医养生,那么对于针灸一定不会陌生。针刺疗法属于针灸的育种,是指通过毫针来刺激人体的穴位,可以起到通经活络、活血化瘀的功效。对于存在发作性眩晕,复视伴有眼震、有时伴随恶心、呕吐、耳鸣或听力下降或偶有肢体麻木、感觉异常的患者,通过对颈部双侧穴位的刺激,可以提高局部交感神经兴奋性,缓解颈椎肌群紧张,改善局部血液循环,恢复颈椎生物力学平衡,从而使患者症状得到缓解 [6] 。同时,针刺在临床镇痛方面也有着广泛的应用,目前以缓解慢性疼痛为主,但对急性疼痛也有一定效果:手术前应用针刺或电刺激穴位,可以减少麻醉药物用量,既可以节约医疗费用,又可以减少麻醉药物的副作用。针刺引起神经系统中产生一些化学物质,逐渐积累而发挥镇痛效果,这类物质种类繁多,既包括分子量100左右的小分子,属于经典神经递质,例如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乙酰胆碱、腺苷等等;也包括分子量较大的肽类物质,称为“神经肽”,包括阿片肽(如脑啡肽、内啡肽、内吗啡肽、强啡肽)、抗阿片肽(如胆囊收缩素)、社交肽(催产素)等等。针刺作用下这些物质在体内的消长,决定了针刺镇痛的有无和强弱 [7]


       电刺激也是市面上常见的穿戴式颈椎按摩仪的重要作用机制之一,分为:经皮穴位电刺激、神经肌肉电刺激、微电流和电针。


       经皮穴位电刺激疗法是将欧美国家的经皮电神经刺激疗法与针灸穴位相结合,取特定的颈双侧穴位,通过皮肤将特定的低频脉冲电流输入人体以治疗疼痛。该方法适用于有影像学检查支持诊断的颈椎病,如颈椎X线/CT/MRI表现为颈椎退行性改变或颈椎间盘突出或3个月或以上曾有颈部疼痛、僵硬感发作,且达到每月至少发作1次,每次至少半小时的频率。经皮穴位电刺激可以促进内源性吗啡样物质的释放起到镇痛作用,同时通过促进局部血液循环,改善供血、促进患者的康复。同时该方法克服了针刺和电针的某些缺点,如针刺入时感到疼痛,恐惧心理等,而且操作简便、无创性,能被更多患者接受 [8]


       神经肌肉电刺激通常用于临床环境中以激活骨骼肌,以模仿自发性收缩并增强人体骨骼肌的康复能力。使用神经肌肉电刺激可以减轻颈肩部疼痛,通过刺激肌肉,改善疲劳、提高耐力,甚至可以帮助伤口愈合。


       微电流疗法对存在上述表现的患者治疗效果均较好,但对颈椎退行性改变患者疗效甚微。微电流是依靠设备和技术传导入人体的仿“生物电”电流,可以提高组织和细胞活力,对受损细胞和组织进行修复,在促进伤口愈合、皮肤修复以及疼痛控制等方面都有所普及。微电流刺激皮肤释放具有血管作用的物质,同时刺激交感神经末梢直接通过轴突反射引起血管扩张,增强局部组织血液循环作用。微电流可使细胞膜渗透加强,物质交换增加,加速代谢产物的排除,促进炎症吸收,消除软组织肿胀,减轻压迫[9]


       电针治疗是在针上通以接近人体生物电的微量电流,以一定频率的针刺电信号沿着神经传入脊髓,刺激脑中内阿片肽释放增加。不同频率的电针可以激活脑内不同的神经递质和神经肽,从而通过不同的机制发挥作用(具有频率特异性)。2Hz低频刺激可以激活五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等单胺类物质,以及内啡肽、内吗啡肽、脑啡肽等阿片肽;100Hz高频刺激可以激活脊髓中的强啡肽。其中β-内啡肽和脑啡肽在脑内具有很强的消炎镇痛效应,脑啡肽与强啡肽在脊髓内有镇痛作用。与刺激频率相比,刺激强度似乎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其原因之一是刺激强度的变化范围较小。电针频率的变化从2Hz到100Hz,变化幅度达50倍;而加于不锈钢针上的电流强度从感觉阈(0.5毫安)到产生痛觉(4毫安)变化幅度只有8倍 [10]。电针还可以通过疏密波的交替性变化,激发相关肌肉规律性的收缩与舒张(椎体牵拉效应),缓解了椎间关节周围肌肉、韧带的紧张状态,使紊乱的椎间关节得到修复 [11] 。单纯电针治疗中,单穴加配穴的取穴深刺疗法的疗效优于常规取穴浅刺电针。除了缓解疼痛,电刺激对于预防或治疗肌肉功能障碍和肌肉减少症也很重要 [12]


       通过上面的介绍相信大家对于颈椎病的各类物理疗法都有了一个初步认识,在选择颈椎按摩仪时也能有一些自己的判断。但是“上医治未病”,对于颈椎病,预防乃是重中之重,希望大家能在正确认识颈椎病的基础上,改善生活中的不良习惯,采取健康的睡姿、坐姿,同时加强肌肉锻炼、保持心理健康,学会减压,从此脱离“颈椎病人”、远离肩酸背痛!

 

参考资料

[1] 田伟, 吕艳伟, 刘亚军, 肖斌, 韩骁. 北京市18岁以上居民颈椎病现况调查研究. 中华骨科杂志 2012; 32(8): 707-13.

[2] 马明. 青年颈椎病的研究进展. 中国骨伤 2014; 0(9).

[3] 石山峰.活血止痛类中药联合矿物质外用热疗包热敷治疗颈椎病临床研究[J].亚太传统医药,2015,11(16):100-101.

[4] 君轩. 红外线和远红外线[J]. 世界橡胶工业, 2005, 32(6):56-56.

[5] 洪亚南.穴位按摩结合心理放松疗法对神经根型颈椎病患者疼痛程度的影响[J].中国疗养医学,2020,29(07):743-745.

[6] 詹冬梅,万琦,费海鑫,等.探讨针灸联合理疗康复在颈椎病治疗中的应用效果[J].健康必读,2020,(33):47.

[7] 韩济生.针麻镇痛研究[J].针刺研究,2016,41(05):377-387.

[8] 何佳,王勇军,赵建国.针刺结合经皮穴位电刺激治疗颈椎病颈痛的临床研究[J].针灸临床杂志,2014,30(05):1-3.

[9] 王强.直流低频脉冲电流治疗例颈椎病(附590例报告)[J].江西医学院学报,2000(01):122-124.

[10] Ji-Sheng Han. Acupuncture: neuropeptide release produced by electrical stimulation of different frequencies[J]. Trends in Neurosciences, 2003, 26(1) : 17-22.

[11] 谭惠民,高维滨,秦继红.夹脊电针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的临床研究[J].吉林中医药,2013,33(01):86-87.

[12] Heidland A, Fazeli G, Klassen A, Sebekova K, Hennemann H, Bahner U, Di Iorio B. Neuromuscular electrostimulation techniques: historical aspects and current possibilities in treatment of pain and muscle waisting. Clin Nephrol. 2013 Jan;79 Suppl 1:S12-23. PMID: 23249528.